当前位置: 红旗彩票 > 娱乐 > 正文

我最瞧不起娱乐圈这种“封杀”

  2018年11月,广电总局发布了“限酬令”,意在解决天价片酬的行业痛点,希望客观上促进影视剧生产各环节平衡。

  这一意见明确要求,每部电影、电视剧、网络视听节目全部演员、嘉宾的总片酬不得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%,主要演员片酬不得超过总片酬的70%。

  三大视频网站,六大影视制作公司,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达成协议并公开声明,演员的单集片酬(含税)不得超过100万元,总片酬(含税)不得超过5000万。

  这些条例说得很清晰了,击打痛点也很到位,目的就是为了抑制虚高片酬等不良行业风气。

  据公众号《娱理》一篇文章(《“限酬令”僵局:演员与片方拉锯、政策与法律博弈)报道:

  总局这样的“通知”形式,不到法律位阶,不具备法律约束力,只能算行业指导意见。

  甚至,王千源力争的合同签署,无论是在“限酬令”之前还是之后,都无本质区别。

  用了,因为“政策”问题需要调整,也需双方协商谈判——而不是单方面牺牲演员利益。

  在竞争之下,任何团队或企业,其内部各种要素所得的报酬,都将趋向于它们各自给团队或企业带来的边际贡献。

  这些数字背后,其实趋向于一个叫王千源的职业演员,带给影视剧行业的边际贡献。

  讲的是东北土地上,时代狂飙,昔日大锅饭体制瓦解,一代小人物们被迫重新寻找自己位置的悲剧。

  被影视界青睐的东北作家双雪涛,这两年火起来代表作《平原上的摩西》也属此类。

  可以说,《钢的琴》以及演员王千源影响了这一类题材的兴起,这,就是薛兆丰所说的边际贡献。

  “王千源”在出租屋与女友做爱,一边采用背后进攻的姿势,一边堆叠的,是与手雷、手枪。

  京郊(底层)单亲家庭出来,长久以来物质和情感的双重匮乏,令他“退化”成一头动物。

  他接二连三出演《太平轮》《黄金时代》《健忘村》《破·局》《“大”人物》等片。

  而是想说明,一个演员(明星),他的片酬,不是一两部电影电视的投资方决定的,也不是演员的经纪团队随便手签。

  ——包括但不限于数字对嘴型演员、文替武替忙不停演员、靠绿幕抠图完成戏份演员。

  这些被投资方高价请来的流量明星(对,不想用演员称呼他们),或许能在短时间刺激卖片,拉升收视率,赢取广告。

  长此以往,岂止演员,包括导演、摄影、美术等整个行当的合法利益,职业操守都会都会被侵犯、腐蚀到。

  最简单的道理,资金有限,一大半去给面瘫打光、找替身,填巨坑,还得找找营销团队吹吹水。

  成龙在宣传《铁道飞虎》时曾爆料,有位合作的“小鲜肉”前呼后拥,到现场时,其实他的打戏已经拍完了,来这只是喘喘气。

  “喘多两下好不好?……真的受不了,我真的想把这个名字讲出来。真的看不过这些人。送他五个字:看你几时完!”

  某种程度,它当然跟市场经济相悖,但它的初衷,也是为影视产业引导出一个更良性,更持久的生态环境。

  我什么时候该去谈钱,讲讲生活品质?我又什么时候可以去谈情怀,讲讲艺术追求?

  进入到影视剧的创作环节,王千源就得拿出足够的职业精神就完全它——即使可能拍着拍着觉得这是烂戏,也不能主动或被动给予低于水准线的表演。

  今天,借政策去削减演员合法利益,借情绪去煽动观众仇富心理,把一个原本存在博弈的商业问题,上升成压倒性的意识正确。

  标签:王千源 片酬 钢的琴 影帝 白日焰火 解救吾先生 限酬令 碟中谍 黄金时代

相关文章